人民网
人民网>>文旅·体育

网络微短剧良莠不齐 流量之下优质内容才是关键

2021-10-2208:05 | 来源:光明日报
小字号
原标题:网络微短剧良莠不齐 流量之下优质内容才是关键
咪乐|直播|改名为 普京随后通过克里姆林宫网站发表视频讲话说,将以3月1日发布的国情咨文为具体、明确的行动计划,持续、深入、稳健地推动俄经济社会变革,其中包括通过科技提高经济效率、增加民众收入。

  【热点观察】

  “我爱拿手机看那些古风的小短剧,每集几分钟,有的一集一个故事,有的有一个主线剧情,可选择的非常多,让我觉得通勤时间好像也没那么长了。”在北京工作的张萌,每天有单程接近两小时的通勤路程。

  这段在路上颠簸着倒换交通工具的时间,她更愿意使用手机观看一些时长短、节奏快的内容,“尤其是忙了一天以后,实在不想再动脑子,这种剧情简单明了、主角养眼的小短剧就很适合我。”张萌说。

  张萌口中的这类“小短剧”有一个专业的名称——网络微短剧。国家广播电视总局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中明确了其制式标准:单集时长不足10分钟;具有影视剧节目形态特点和剧情、表演等元素;有相对明确的主题,用较专业的手法摄制的系列网络原创视听节目等。在各大短视频平台上,从最初简单的幽默段子,到如今越来越精密的剧本,网络微短剧的题材已经囊括了校园、都市、推理、职场等多元类别。其更加细分的主题和精致的服化道设计成了短视频平台增加用户黏性的新增长点。除了草根内容生产者,各家短视频平台也在自制原创微短剧上不断投入力量。

  目前,处在发展初期的微短剧内容良莠不齐,在带来大流量的同时,也存在剧情套路化、部分内容低俗化的问题。我们打开手机观看微短剧究竟是在看什么?专业力量入局对微短剧发展生态会带来哪些影响?在微短剧迅猛发展的过程中有哪些需要关注的方面?记者对相关业内人士及专家学者进行了采访。

  “爽点”密集,刷起来让人难以自拔

  “每一集都是高潮”“剧情层层翻转”“刷得停不下来”……说起网络微短剧,往往离不开这些描述。

  “这些短剧省去了那些铺垫、酝酿的过程,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把以往一集几十分钟的电视剧中的高潮剧情截取出来。上下班路上并不是我注意力非常集中的时候,但是这种小短剧却能吸引着我不断划着手机屏幕看下去。”张萌说。

  近些年,短视频平台上一批创意独特的优质微短剧,在口碑和流量上都取得了较好反响。如《奇妙博物馆》《生活对我下手了》《被骗之前说再见》《巨额打赏》等,或主打轻松愉快主题,或用精妙小故事探讨人性,或立足现实展开普法教育,尽管有些只能呈现出“五毛特效”的视觉效果,但剧中蕴含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不由得让人赞叹。虽然单集时长短,紧凑的剧情依然能吸引用户一连刷上好几集。

  在文艺评论家胡一峰看来,微短剧受热捧的背后是网络环境下受众需求的集中体现,“网络环境下的文化生活更追求快、小、新,更强调艺术活动的社交属性。微短剧情节简单,内容集中,台词设计网络化,在冲突的快速呈现中制造欣赏快感,符合注意力分散的快节奏生活以及这种生活建构的欣赏心理”。

  微短剧既区别于传统的横屏影视剧,也与短视频段子不同。受时间限制,内容创作者自然会大开脑洞做足“包袱”,一些草根博主的非专业性反倒令内容更加“接地气”。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白一骢认为,微短剧是适配短视频平台、思维的产品,对应的是在短视频场景下受众对故事剧情内容的需求。“虽然快节奏、高密度的情节推进对剧本的叙事能力和人物设定都有了一定要求,但本质上它给出的还是瞬间,不需要起承转合、明喻暗喻这些,注重直接的结果,这与长视频的逻辑是完全不同的。”

  不少人认为,微短剧的长度和形式都注定它无法进行深厚主题的表达,尤其是越来越多剧选择了竖屏拍摄播放,场景中人物数量受限制,难以营造出丰富的空间层次感、表现复杂的人物关系。“技术因素尤其值得我们重视,竖屏图像是为手机而生的,如果有可能,我们都想选择大一点的屏幕看视频。所以,拿手机看剧在城市里多是通勤时才会有的行为。不同文化产品满足用户不同需求,微短剧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一面就足够了,其他面由其他文化产品来满足。”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陈阳说。对此,白一骢表示赞同,“不论什么职业和学历,生活中,人们都需要调剂,微短剧、短视频其实就是在填补大众生活的这些空隙”。

  用户对短视频内容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8.88亿,占到了整体网民的87.8%。可以说,近两年短视频已经成为人们闲暇时间消费的主要内容形态之一。

  “短视频的野蛮发展期已经过去,用户对于短视频内容的喜好,也演进到对内容质量越来越高的要求。”腾讯短视频社区产品部副总经理李啦判断。不少业内人士将网络微短剧看作短视频平台从用户红利阶段过渡到生态深耕阶段的“新风口”。

  无论是短视频平台还是长视频网站都将目光投向了微短剧,通过平台分账、合作定制、用户付费、直播带货等模式加大了对优质短视频生产的激励,鼓励更多内容团队入局。目前,快手平台聚合微短剧的“快手小剧场”粉丝已经超过2000万,截至今年6月底,快手平台上观看量破亿的短剧已超800部;抖音更是把微短剧称作“明天的剧集”,将在2021年推出30部以上精品微短剧;微视则陆续推出了主打连续剧情微短剧的“火星小剧”品牌以及微短剧创作扶持计划“火星计划”;优酷、爱奇艺、腾讯等长视频平台也相继推出了一系列竖屏微短剧。

  “目前微短剧的质量还没法跟长剧相提并论。除了产品在初期发展阶段无法跟成熟产品抗衡外,也与缺乏专业团队、经费投资有关。”陈阳分析。平台方的推动,会带来资金、技术、人才等资源,也会相应提高行业门槛,一部分草根网红可能会在平台孵化下成为“专业选手”,也有一部分普通用户的内容生产可能因此逐步走向衰落。

  相比于传统网剧,微短剧制作成本低、拍摄周期短、上线快,这也为专业团队带来了一种新的“生存方式”。白一骢举例:“对于行业中的一些小规模团队、新人团队来说,他们没有机会去拍这么大的东西,又不想去拍那种纯段子,微短剧可能会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对于长视频生产者来说,微短剧的形式也可以作为新题材“试水”的方式,“比如我觉得一个题材挺好的,有没有观众看呢?微短剧可以用很小的成本先得到观众反馈,测试长剧的可能性”。

  在李啦看来,微短剧的可能性是多面化的,“它能让视频行业链条上各个环节的参与者都看到潜在的巨大机会。我们希望通过搭建一个开放平台,吸引尽可能多的创作者加入进来,共同推动微短剧生态的构建和发展”。随着越来越多专业团队、明星的进入,为提升微短剧制作水平、推动精品产生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胡一峰指出,这将强化微短剧的产业属性,“对此,关键是要加强生态治理、行业管理和专业引导”。

  突破套路化,避免同质化,追求精品化

  “我不管她是你的什么人,在我面前打女人,就是犯了我的禁忌。”“二小姐,您为他丢了半条命,他转头娶了别的女人,还有脸送喜帖。”“我就轻轻推了你一下,也没有用力啊,怎么那么会装啊!”这些,都是微短剧中出现的台词。

  “其实你会发现,这些剧情的走向和很多网文的逻辑是一个模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网文有了‘视频版’。”张萌坦言,看的多了就会发现在这些高频“爽点”的剧集背后,套路感十分强。

  内容IP影视化是目前各大平台在进军微短剧的过程中,最为重视的一个方向,很多制作微短剧的公司纷纷将目光投向网络文学作品。“网络文学大多浅显、通俗,跟微短剧短快的节奏相吻合。并且,网络文学的读者很年轻,从用户角度来看,微短剧选择网络文学有其道理。”陈阳认为,微短剧“抱团”网络文学符合商业逻辑,但如何发现网络文学中的精品,进而转化为短视频,这个过程需要好好打磨。

  目前来看,虽然微短剧题材涵盖了青春、偶像、励志、爱情、职场、女性等类型,但在表现这些主题时,常把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故事套到“逆袭”“霸总”“重生”这些模式上。“微短剧遵从的仍是类型化的模式,这既受网络文学的惯性影响,也和逐利诉求带来的‘效仿成功者’路径有关。搭网络文学的便车,有利于迅速与受众建立起友好关系。”胡一峰认为,从长久发展考虑,想要突破套路、留下精品,微短剧必须立足生活,从包括网络生活在内的现实生活寻找更多素材。

  除了套路感强、模式化的剧情,更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微短剧中出现了“擦边球”的内容——在封面、拍摄手法上极具性暗示,对暴力画面并不避讳,传递“以暴制暴”思维、呈现校园霸凌等,用英文字母、错别字代替敏感词的方式规避审查,这些内容在底线边缘试探,令不少网友惊呼“这样真的可以播吗?”

  2020年8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中增设了网络微短剧快速登记备案模块;2020年年底下发的《关于网络影视剧中微短剧内容审核有关问题的通知》,对普通网络微短剧、重点网络微短剧的内容审核办法提出明确要求,规定网络微短剧内容审核跟传统时长网络影视剧同一标准、同一尺度。根据通知,平台扶持的重点网络微短剧需先通过所在地省级广播电视行政部门审核取得备案号再上线,普通用户制作的内容由平台负责审核后自行编号登记播出。

  胡一峰建议,在微短剧发展过程中尤其应该注重专业力量的引导作用,“首先要压实平台责任,对低俗的内容坚决打击,净化短视频生态。其次是不能放任算法‘暴力执法’,任由其强化某些趣味、偏好,还平台多元共生的环境,为优秀作品脱颖而出创造条件。尤其应该发挥专业力量的引导作用,加强对微短剧的研究与评论,明确优秀作品的标准,才能做到褒优贬劣,激浊扬清”。

  “其实,无论长短,内容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微短剧的剧情食之无味也不会有人单纯因为它短就去观看。”白一骢相信,在未来微短剧领域一定会出现非常优秀的作品,关键是找到这种形式与优质内容的衔接点。

  (本报记者 李笑萌 本报通讯员 崔若凡)

(责编:杨虞波罗、连品洁)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推荐阅读
美术作品中的党史 | 第22集《狼牙山五壮士》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用时代画卷展现百年光辉历程,在中央宣传部文艺局、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指导下,人民网、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百集短视频节目《光辉历程 时代画卷——美术作品中的党史》。 从《启航》《新中国诞生》到《春潮》《沸腾的中国》,节目共遴选100幅具有历史代表性的优秀美术作品,用艺术之美记录光辉历史,讴歌时代精神。…
文旅部:试点开展文旅企业信用评价 探索“先游后付”等消费服务
  人民网北京9月7日电 (记者刘佳)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健全社会信用体系决策部署,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文化和旅游市场信用经济发展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指出,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坚持问题导向、立足试点探索、推动重点突破、强化应用实践,在全国范围内遴选一批试点地区,开展为期一年的文化和旅游市场信用经济发展试点工作,建立完善多项信用体系建设配套制度,培育一批诚信企业,发展一批信用经济示范点,不断拓展信用在文化和旅游市场中的应用场景,发挥信用在市场经济发展中的价值与作用,激发行政部门、市场主体、社会机构等各方参与信用建设的主动性和创造力,加快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文化和旅游市场新型监管机制,助推市场全面恢复和高质量发展。…
返回顶部
百度